文化場所

蘆葦,記憶的符號

文/趙學敬 2019-04-02 浏覽:

蘆葦戀著湖邊,守著湖水。

這幾年,乘著學校發展的東風,蘆葦一個勁地瘋長,成就了一道美麗的校園風景。春夏,它一身軍裝,雄姿英發;秋末冬初,則成杆杆毛筆,欲寫不染塵的秋水文章。我與它同步前行,輕輕地走過四季,無語地采訪了它的平凡,又感悟著它的偉大。

蘆葦的平凡在于世界各地均有生長,其偉大之處在于它有著紅色的記憶符號,且受到共識和永恒的傳播。

看到了蘆葦,就回到了小時候,記憶其蘆葦叢裏割水草、偷鳥蛋,捉迷藏等的情景。進一步,拿它的嫩枝嫩葉編過遮陽帽,拿它的花穗造過長纓,試把自己武裝成英雄少年。可以說,我的奮鬥就是這時開始的,開始走上了有故事的人生。因有這種緣分吧,人生旅途只要遇見它,就感到“舊時相識”,很有親切感,同時也忏悔著,對不起被它保護的濕地小鳥們。

看到了蘆葦,就回到了青年時代,那時受到“蘆蕩火種”的啓蒙和教育,知道了蘆蕩的屏障作用和革命功勞。是啊,日本侵略中國的時候,正是它的掩護,抗日軍民才神出鬼沒,在八年抗戰史中寫下了不朽的篇章,白洋澱也好,沙家浜也好,才永遠住進人們的心窩,燃燒著,光芒四射著。

現在,蘆葦走進校園,其本身的物質價值不再重要,例如它的葉、花、莖、根入藥了,莖根造紙、制作工藝品了,用來生産生物制劑了,等等吧。現在,我們關注的則是它賦予的精神財富,習近平講“要把立德樹人內化到大學建設和管理各領域、各方面、各環節”,這麽說來,蘆葦在物相上的停留就淺薄了,理應有詩人一樣的意境,升華爲釋放正能量的記憶符號才是。

有位詩人這樣寫《走進蘆花蕩》:“三百裏蘆花蕩,三百裏鵝黃,冬,比金子還黃還貴的季節呀!”我借用這一聯想問問莘莘學子們:冬來了,當你看到校園裏的蘆葦,該是如何評價?

我想,你的最終答案一定是:這個記憶符號太重要了,它是無價的啊……這就對了。

(發表于《兜兜彩票平台報》2018年11月30日總第431期)

(責任編輯:隋飛)

上一條:小小的楊樹林 下一條:兜兜彩票平台儲藏物昆蟲標本室